浅谈社科文献检索

一、从全书的编排体例看工具书和文献的关系

整体来看,这本书的编排体例十分丰富,总体而言,本书几乎包括了社会文献相关的各种检索工具,介绍也很详细。全书分文献编、工具编、检索编,书名与内容非常恰切。文献是文献检索的对象。然而,工具编与文献编的关系不禁使我产生疑惑,那就是何为工具书?又何为文献?二者是什么关系,又该如何界定呢?所谓工具书,就是把同类的知识信息按一定的方式编排起来供人查考的书籍。“文献”一词在《辞源》中解释为“‘文’指有关典章制度的文字资料,‘献’指多闻熟悉掌故的人。在《辞海》中的解释为“原指典籍与宿贤。而学术界又有“六经皆史”的学术观点,那么文献则可以看成古代一切典籍的总称,古代的典籍都是它的一个子目而已,那么古代的工具书又何尝不是古代的典籍呢?在《文史哲工具书简介》中,作者毫不犹豫地将各种文献收入,从这个意义上说,文献具有工具书的作用,文献检索更是具有工具书的编排方法和体例。由此可见,二者关联十分紧密,互为辅助。

二、从检索编看本书之优缺点

1.目录之引导读书治学之门径的重作用
目录作为二次文献在研读查找古籍文献方面具有十分重的作用,本书用一个章节的篇幅来谈目录,并且照顾到各个门类的目录检索利用,认识到了目录在文献检索中重作用。目录是著录一种或一批相关文献,并按照一定的次序编排而成的一种揭示与报导文献的工具书。它不仅揭示文献的名称、作者、卷数、版本、价格等,也涉及文献所属学科及源流和大体内容。目录的最大作用是查古今图书。本书认为,古今图书检索不仅仅是指资料的查检与利用,更在于通过检索了解古籍的存佚,版本的优劣,得读书之法。于是本书拿出一章的篇幅来谈目录的利用,而谈目录则不能不谈《四库全书总目提》,本书重点介绍中华书局1981年影印出版的本子,而其他工具书则都将其版刻概况做了纵向的介绍,如《工具书与文献检索》一书,写到“清乾隆间武英殿聚珍本,清浙江湖州沈氏刊本,上海商务印书馆1965年6月用浙本作底本影印……”而本书在关于版本方面并没有作应有的介绍,但本书的确详细介绍了《四库总目》的其他各方面内容,如经、史、子、集的分类介绍。研读古籍不但目录十分重,版本亦尤为重,得精本善本才得读书研习之径,于是《增订四库简明目录标注》(邵懿辰撰,邵章续录,上海古籍出版社于1959年初版,2000年重印,并改正原书一些错误)就显得十分重了,此书将版刻情况介绍的尤有详细,可与《四库简明目录》,结合使用。但本书介绍时将这几本关于四库的书籍放在工具编和检索编两个位置,使读者不容易全面系统了解四库的一些研究情况。另外,与上述提及的目录著作结合使用除了本书提到的《贩书偶记》、《书目答问》之外,还有近人的研究成果如余嘉锡的《四库提辨证》、杜泽逊的《四库全书存目丛书》等都是一些新的研究成果,本书并未收录。

2.对于某些书籍的介绍不够准确和全面
关于《汉语大字典》的介绍,本书写的是1992年出版缩印,但实际是应为1993年。同时关于它的出版情况和版本情况,本书也没有作纵向介绍,如1995年版3卷本,1996年版简编本,1999年版袖珍本,2003年的普及本等等都没有作相应的介绍。又如对《现在汉语字典》的介绍,叙述不够准确,如“1978年第1版,1983年第2版,1996年修订地3版2002年增补本”而其实是1993年开始对第2版进行修订,1999年开始对第3版修订,而2002年增补本应该直接说成是第4版。另外,本书由于时间的原因,未将2005年的第5版及时收录进去。第5版在原有词语中,删去了6000多条,新增了20000条,共有65000千条。
本书关于《四库禁毁书丛刊》(北京出版社1997)的介绍不够具体详细。在文献编中介绍其出版情况说“每辑30册,,共300册”,据我校图书馆所藏,这套丛刊共310册,加索引一册,共311册。而在检索编中又介绍了《四库禁毁书丛刊索引》(北京出版社,2001)一书,捎带介绍了《四库禁毁书丛刊》但只能使读者看后产生自相矛盾之感,因为文献编和工具编介绍情况不一致,但本书并为做出相应的说明,并且不标准版本和出版年月,使人误以为除了1997年北京出版社出版后又有另外出版社出版,并且内容很不一样呢。本书介绍《四库禁毁书丛刊》说“分装310册,其中经部16种、10册;史部75册;子部38册集部187册”而据我在我图书馆所见1997年版情况是“经部10册;史部75册;子部38册;集部187册,另有索引一册共311册,同时《四库全书禁毁书丛刊》预计和最后编纂情况有出入,编者已经在索引册加以说明,而且本丛刊出版完毕的时间为1999年,而本书的出版年代是2005年,从时间上算,完全有时来收进去,并加以说明,本书关于近期的著作总是不注意收入和重视。同时北京出版社于2004年出版了《四库禁毁书丛刊补编》,本书没有收录,也没有做关于这方面的说明。
书中对《四库未收书辑刊》的介绍有误,原书“凡例”中说“分十辑精装影印出版,每辑三十册,共三百册”而书中介绍为三万册。或许是字误,但有误读者。
总体而言,这本书的编排体系很清晰,书籍介绍也很全面,但是还是有一些不可避免的错误,本书并未能及时反映学术界的近期学术专著和字典辞书等方面的收集和整理,这是本书~大憾事,但总体而言,本书能够使我们很好很快很全面了解相关书籍,但对应到具体书籍则见到原书,核对原书才能确信。